信号灯杆

想起母亲摊煎馍

发表于: 2021-10-25 

  申请人冯一敏与被申请人深圳市庆文科技有限公,家乡有一种名吃“煎馍”,薄、软、香、嫩,非常可口,大人小孩儿都爱吃。儿时每年的夏天,母亲都会给我们做几次,俗称“摊煎馍”。

  摊煎馍的工具叫鏊,和做山东煎饼用的工具差不多。煎馍一般是新麦收获后,用新麦磨的面粉来做。把面粉倒进一个和面盆,边加温水边用筷子朝一个方向搅拌成稀面糊;然后放上花椒叶、食盐和其他调料;接着在鏊上面刷油。鏊要用柴火烧,烧热后,用勺子把调好的面糊均匀地倒在鏊上,再用木板迅速刮抹平,使之薄厚均匀。三四分钟后,一张白里透黄、松软可口的煎馍就熟了。蘸上点蒜辣椒吃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

  母亲摊煎馍的时候,我和哥哥就蹲在旁边等着。一个煎馍我们几口就吃完了,每人少则吃两三个,多则吃五六个。而母亲总是高兴地看着我们吃,等我们吃够了她才吃。

  还有一种做法。把做好的煎馍里夹上调好的韭菜、鸡蛋、粉条,然后再在鏊上煎烤,叫“菜盒子”,这样更好吃,一般我吃上两个就饱了。

  来到省城工作后,有时想吃煎馍,但没有卖的,也没有做煎馍的工具,吃煎馍就成了一种奢望。偶尔吃个山东煎饼,但总觉得不如老家的煎馍可口,也不是一个风味。

  儿子上学前留在老家让父母照看,每年夏天总能吃到母亲做的煎馍。记得母亲给我讲过儿子小时候吃煎馍的故事:母亲在摊煎馍,儿子蹲在一边眼巴巴地等着。母亲问他吃几个?他伸出1个手指头;吃完后母亲看他,他伸出2个手指头;后来又伸出了3个手指头;最后5个手指头都伸出来了。小家伙一口气吃了5个煎馍,逗得母亲哈哈大笑。

  离开家乡已经30多年了,但家乡煎馍的味道和母亲摊煎馍的情景一直记忆犹新。每当回到家乡,总要去煎馍店里吃上几个煎馍,再喝一碗浓香的米汤。走时再给老婆孩子带上几个煎馍,免得他们念叨。

  母亲离开我们快18年了,我们再也吃不上她亲手做的煎馍。但家乡那煎馍的味道和浓浓的乡情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,铭刻在我的心中。(谢珉强)